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海南周刊 | 浴火百炼终成钢

2022-09-19 17:54:38 13993

摘要:文本刊特约撰稿 陈立超工农子弟同心结,雄师创建号声鸣。95年前,琼崖纵队在晦暗的琼崖大地成立,自此成为琼崖革命的中流砥柱。二十三年间,多少枪林弹雨的战斗,多少壮怀激烈的牺牲,多少披星戴月的跋涉……琼崖纵队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坚持斗争,历经千...

文本刊特约撰稿 陈立超

工农子弟同心结,雄师创建号声鸣。95年前,琼崖纵队在晦暗的琼崖大地成立,自此成为琼崖革命的中流砥柱。

二十三年间,多少枪林弹雨的战斗,多少壮怀激烈的牺牲,多少披星戴月的跋涉……琼崖纵队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坚持斗争,历经千余次大大小小的战斗,用一场场胜利,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绚丽的一笔,为琼崖带来了希望和曙光。

位于海口市三门坡镇大水村的革命烈士陵园。资料图

1

椰子寨战斗 标志着琼崖纵队诞生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在湘鄂粤赣四省举行秋收起义。9月上旬,中共琼崖特委在乐会县第四区召开军事会议。会议分析了敌我态势,决定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四省的秋收起义,举行全琼武装总暴动,并作出具体部署,即先进攻琼崖东部重镇嘉积,然后向全琼扩展。

9月23日,讨逆革命军进攻嘉积镇椰子寨的战斗打响。由王文明率领琼山、定安讨逆革命军两个连,在黎明前从丹村渡河,向椰子寨挺进,按预定时间到达;由杨善集、陈永芹率领乐会、万宁讨逆革命军两个连和数百群众,从乐四区向椰子寨进军,由于夜间冒雨行军,未能按时赶到目的地。王文明到达后当机立断率部向守敌发起攻击,歼敌一部,顺利占领椰子寨。杨善集、陈永芹与王文明会合后,决定由王文明率部返回丹村,杨善集、陈永芹率部留在椰子寨肃清周围残敌并开展宣传工作。嘉积守敌获悉椰子寨失陷后调兵反扑,杨善集、陈永芹指挥部队阻击敌人。讨逆革命军因枪支差、弹药短缺而撤退,杨善集、陈永芹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杨善集、陈永芹牺牲后,讨逆革命军停止进攻嘉积的军事行动计划,撤回乐四区。椰子寨战斗的打响,揭开了琼崖起义的序幕,从此全琼武装总暴动的烈火愈烧愈旺。9月23日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军队的诞生日。

画家笔下的椰子寨战斗场景。资料图

2

中平仔保卫战 浴血奋战保卫苏区

1928年,在琼崖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中共琼崖特委、琼崖苏维埃政府机关转移到乐会县的中平仔山区,8月中旬,国民党军100余人赴火熏、高塘一带村庄驻扎,准备向中平仔进犯。红军和赤卫队紧张备战,准备全力以赴保卫中平仔。

8月底的一天上午,国民党军大摇大摆向中平仔山区进犯。红军和赤卫队300余人早已进入阵地,隐蔽起来的荔枝炮的炮口对准了敌人来犯之路。国民党军进入红军和赤卫队的埋伏圈后,红军突然开枪,接着扔出用玻璃瓶、牛奶罐等制成的土手榴弹,打死炸伤了几个敌人。战斗中,爆炸声不断响起,国民党军缩成一堆。红军和赤卫队乘敌人混乱之机,如猛虎下山冲向敌军。这一仗打死国民党军20余人,打伤数十人,缴获步枪6支、手提机枪2挺、子弹一大批,红军和赤卫队无一伤亡。国民党军营长叶百川向其上司报告:“该处有红军数百人,犀利枪械甚多。”第二天国民党军又纠集民团乡丁数百人进犯中平仔。红军和赤卫队利用有利地形迂回杀敌,经过3昼夜战斗,终于击溃国民党军。红军指挥战斗的罗力天3次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最后光荣牺牲。11月中旬,国民党军第三次进犯中平仔,仍一无所获。

保卫中平仔的战斗,斗争时间长、斗争环境艰苦,是琼崖反“围剿”斗争中的关键性战斗。根据地军民与敌激战不下10次,遏制住了敌人的疯狂进攻,保卫了琼崖党政领导机关,使国民党军的“围剿”计划迟迟不能实现。

3

围攻海口战斗 吸取教训继续发展根据地

1930年8月至9月间,在上级的再三指示及催促下,琼崖特委作出了夺取海口的决定,命令独立师制定进攻府城、海口的作战计划。12月,红三营从琼山美龙洞出发,行至琼山县云龙墟附近的山坡时,歼灭云龙乡反动民团的20多名团兵,缴获枪20多支。次日,又在琼文公路上袭击敌从文昌开往海口的3辆军车,歼敌20余人。第三天,红三营进攻塔市的民团和盐警队,博罗、昌城两村群众组建担架队、救护队、没收队支援我军作战。战斗至下午二三点结束,我军缴枪90多支,40多名盐警队队员被迫投降。战斗结束后,红三营到昌城村驻扎,因警戒不严遭敌军袭击,仓促应战。被迫投降的40多名盐警队队员当天晚上乘机倒戈,配合敌军进攻,使我军腹背受敌,伤亡很大。随后,红三营转移到三江乡田尾村,准备稍加休整,再进攻三江墟的反动民团,但敌人已发觉,围攻我军。红三营激战数天,极为疲惫,加上地形对我军不利,又一次遭受重大损失。于是,奉命撤回羊山地区。

与此同时,红二团一部在进攻金江的战斗中,也由于敌强我弱,加上没有内应的配合,战斗失利,副连长王维邦和一部分红军战士、赤卫队队员壮烈牺牲,我军被迫撤退。在我方人员教育下,海口警察局和驻海口的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的四个连原准备起义,但因我地下党组织布置起义任务时泄露了秘密而遭敌人镇压。原定红一团进攻定安县城、红三团进攻琼崖东部各据点的计划也落空。

围攻海口战斗的失利,使琼崖特委认识到不顾当时敌我力量悬殊等实际情况强攻城市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因而毅然决定停止执行攻打海口的计划,继续贯彻执行“巩固老区,发展新区,巩固和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的方针。

4

美合保卫战 反击琼崖国民党顽固派

1940年12月,琼崖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以进攻我美合抗日根据地为主要目标的反共逆流。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内战阴谋,琼崖特委执行“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的方针,与国民党顽固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40年11月23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发来电报指示冯白驹:“顽军有向你们进攻可能。你们应从军事上、政治上加紧粉碎其进攻,其方法是待其进攻时,集中主力打其一部,各个击破之。”

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三大队在围攻那大镇战斗中追击日军。资料图

1940年12月15日拂晓,国民党顽固派置国家与民族利益于不顾,集中保七团等部共3000余人,分五路向美合抗日根据地进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副总队长庄田立即指挥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和总队部特务大队分别从正面和两侧抗击敌人。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掩护我领导机关撤出美合村,向西山转移。从仁兴向美合进攻的顽军第三营行至吕宋村,遭到我第四大队顽强阻击,死伤30多人,畏缩不前。从兰洋向美合进攻的顽军第一营的先头分队行至水南村一带,被我第二大队迎头痛击,退回马鞍岭与我军对峙。顽军第二营从另一个方向向美合进攻,行至南报村一带后,不知去向。林荟材指挥的佯攻部队遭我军顽强抵抗后,也畏缩不前。鉴于我军兵力较为分散,一时难以集中兵力歼灭敌人一路,琼崖特委决定撤出战斗。次日,各路顽军进占美合。

我军虽然暂时撤出了美合,但在美合保卫战中,根据地军民英勇作战,狠狠打击进犯的顽军,共击毙击伤顽军百余人(我方战斗伤亡十余人),粉碎了顽军妄图一举摧毁中共琼崖特委、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机关和歼灭西路部队主力的阴谋。

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左)和副司令员兼春、夏季攻势总指挥吴克之在指挥作战。资料图

5

竹崀桥战斗 琼纵经典伏击战

从1942年5月开始,日军集结其侵琼全部兵力,对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和琼崖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和“蚕食”。9月上旬,居住在琼文公路附近的群众向独立总队第二支队报告:近来日军每天有两辆车往来于文昌和海口之间,每辆车上有10余名日军士兵,配有机枪。独立总队第二支队支队长符振中、副支队长覃威得此情报后,派人到潭牛至文城公路竹崀桥一带侦察,摸清了日军军车的往返规律后,决定在竹崀桥伏击日军军车。

9月17日晚,我军部队从文昌南阳驻地出发,于第二天凌晨到达竹崀桥,夜色中300多人悄悄进入各自阵地。战士们一直埋伏到下午4点多,仍未见日军车辆的踪影,覃威和中队以上干部商定,就算日军车辆不来也得等到天黑才能撤出阵地。傍晚时分,从文城方向隐约传来汽车马达声,覃威抬头一看,在树顶负责监视的哨兵用树枝报告来了8辆满载日军士兵的车辆,情况跟预料的有所不同。关键时刻,覃威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决定派3个中队截击开在前面的2辆车,派1个中队不惜一切代价死死卡住后面的6辆车。当日军前面2辆车过桥进入伏击范围时,独立总队的战士们突然开火,2辆车上的日军士兵来不及放一枪,就被打死一半,余者跳车顽抗。驳壳枪排排长李贤祥随即率领本排士兵,从日军背后进攻,把前面2辆车的日军全部消灭。与此同时,第一中队和另一个驳壳枪排将第三辆车打坏在桥上,后面的军车随即被堵住。独立总队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歼敌一部后,撤离战场。在这场战斗中,独立总队缴获日军机关枪2挺、掷弹筒1个、枪30多支,有力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士气,创造了琼崖抗战史上一个精彩的伏击战例。很快,琼山县树德乡的群众编出一段三字快板:“独立队,真英勇,打鬼子,缴机枪,竹崀桥,敌丧胆!”

6

三大攻势 为解放海南打下基础

1948年9月至1949年7月,为了落实中共中央的部署要求,配合全国解放战场、大量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加快琼崖解放进程,琼崖区党委实施“进攻、发展”的战略方针,领导琼崖纵队先后发起大规模的秋季、春季、夏季三大军事攻势。

1948年9月17日,琼崖纵队发动历时68天的秋季攻势,作战20余次,歼敌1570人,缴获轻重机枪20挺、迫击炮1门、掷弹筒和枪榴筒9个、长短枪502支,攻克解放了兴隆、石壁等18个墟镇,拔除了20余个敌军中小据点,使陵水、万宁、乐会、定安的大片地区获得解放,解放区进一步扩大和巩固。秋季攻势结束后,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琼崖纵队进行了整编,各总队的支队、大队、中队分别改为团、营、连的建制,整个部队的人数发展到1万余人。

1949年3月4日至6月4日,琼崖纵队发动春季攻势。春季攻势是琼崖纵队作战史上历时最久、规模最大、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据不完全统计,该攻势琼崖纵队共歼敌2296人,缴获迫击炮7门、掷弹筒和枪榴筒53个、重机枪6挺、轻机枪116挺、冲锋枪6支、步枪1784支、短枪104支、子弹14万余发及大量军用物资,解放了新州、昌化、感恩3座县城和20个城镇,以及87个墟镇和据点。

春季攻势的巨大胜利,使琼崖纵队军威大振。各地优秀青年纷纷参军,琼崖纵队迅速发展至1.6万余人,地方武装发展至2000多人,武器装备有了很大改善。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不失时机再次发动夏季攻势。7月5日,参加夏季攻势的部队在定安县石壁墟(今属琼海市)集结。6日,第五总队六团和第三总队一、三团分别包围了乐会县龙江墟和阳江墟的国民党守军。9日晨,龙江墟守敌全部放下武器,但阳江墟守敌仍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负隅顽抗。第三总队一、三团发起强攻,最后全歼守敌。龙江、阳江战斗告捷后,第三总队一、二团挥师直指文昌县重兴镇和会文镇敌军据点,最后全歼重兴、会文守敌。

琼崖纵队三大军事攻势历时10个多月,捷报频传,构成琼崖革命战争史上一幅气势恢宏的壮丽画卷。三大军事攻势的发动及其取得的重大胜利,将长期处于战略防御地位的琼崖革命武装斗争及解放战争引向战略进攻,在一段时间里改变了敌强我弱的总态势,起到了推进和加速琼崖解放的巨大作用;使琼崖人民军队的政治工作、支前工作等取得很大进步;作战水平明显提高,积累了进行较大规模运动战尤其是攻坚战的经验;大量歼灭了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进一步扩大和巩固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琼崖解放区,为最后解放琼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0年,琼崖纵队接应渡海登陆作战的野战军部队。资料图

琼纵著名战斗

1 椰子寨战斗

1927年9月23日,杨善集、王文明、陈永芹等率讨逆革命军攻打敌人设在嘉积镇外围的重要据点——椰子寨,打响了全琼武装总暴动的第一枪,宣告了中共领导的琼崖革命军队的诞生。

2 潭口阻击战

1939年2月10日,琼崖抗日独立队在南渡江潭口渡口顽强阻击日军东进,帮助大批群众转移疏散。此次阻击战是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独立队抗击侵琼日军的第一仗。

3 围攻那大镇战斗

1939年10月21日至11月初,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三大队联合国民党儋县游击队,广泛发动群众,围攻那大镇的日、伪军。这场战役使琼西地区出现了抗日新局面。

4 美合保卫战

1940年12月15日至16日,琼崖国民党顽固派集中3000多兵力向美合抗日根据地发起进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组织力量打退了国民党顽军的多次进攻。这次保卫战粉碎了国民党琼崖当局妄图一举摧毁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机关及消灭独立总队西路部队主力的阴谋。

5 斗门、大水战斗

1942年1月17日至28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和国民党顽军在琼山县(今海口市)斗门村、大水村展开激战,独立总队毙伤国民党顽军近千人。这场战斗规模之大、战斗之激烈、持续时间之长,在琼崖革命斗争史上是空前的。

6 三大攻势

1948年9月至1949年7月,按照中央的指示,琼崖区党委领导琼崖纵队先后发起大规模的秋季、春季、夏季三大军事攻势,取得了重大胜利,将长期处于战略防御地位的琼崖革命武装斗争及解放战争引向战略进攻。

7 岭口战斗

1949年12月11日至20日,琼崖纵队第三总队在定安县母瑞山东北麓岭口墟周边发动了对国民党守军的一系列伏击战,歼灭敌军近1个团。

8 新宁坡战斗

1949年12月29日,国民党军第156师向昌感地区大举进攻,琼崖纵队第五总队在民兵的配合下,在新宁坡(今属东方市)至东新公路地段伏击敌军,打垮了156师。此次战役是琼崖纵队作战史上首个击溃国民党军1个师的战例。

9 黄竹、美亭决战

1950年4月20日至22日,人民解放军第40军、第43军主力和琼崖纵队第三总队及独立团,与国民党军在澄迈县黄竹、美亭地区激战,击溃敌军5个师的部队。此役对解放海南岛整个战局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

10 解放海南岛战役

1950年3月至5月1日,在琼崖纵队的接应配合下,人民解放军第40军、第43军采取分批偷渡与大规模强渡相结合的渡海作战方针,向海南岛的敌军发起进攻。这场战役开创了人民解放军渡海作战胜利的先例,也开启了海南历史的新纪元。

文字整理/罗安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